连生活都肝不动的兔邦

【夜惠】无论怎样,怎样都好

图屏蔽了,走链接
小推车

窗_含千秋芳菲尽:

这里是帮群里的天使来扩,我自己当然是出不了本的_(:з」∠)_

也求太太天使们帮忙扩一下~


以下文字来自天使微博:  @阿央央球球qwq  (联系鹅号:675825593)

#黑塔利亚##好茶组#好茶组玻璃渣向图文合志《于荆棘之中》一宣正式启动!感谢staff们一直以来的努力!新的一年,祝大家万事如意!热爱好茶的大家也能吃到更多的粮!勘误声明:图阵中内插画手圈名为莴蜗苣,宣图中误刊为窝蜗苣,在此深表歉意。  


摸鱼的时候好像看那种,法是耀的养子,一开始以为法是女孩子,而且因为某些原因,法和耀很少见面,但是生活了很久之后发现法其实是带把的…青春期的法对爸爸不能辨别自己的性别很生气,于是愤然离家出走,跑到某小广场上和恶友荡秋千,的文。
什么辣鸡脑洞。

不期而遇4

天际的东方悬挂起白昼的帘幕,琐碎的光束朝地面撒下微浅的影子。
弗朗西斯揉了揉瞌睡的双眼,尚未清醒的他摸索着将手机的闹钟关掉。他掀开薄被,一贯的睡眠习惯导致他的身体完全赤裸在空气中。“九点要去见王耀啊……明明只是吃个饭而已,王耀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他打开衣柜,从里面拿出了衣服在身上比了比,又觉得不合适,重新换了几件。当他终于拿定主意换好衣服后,又担心这一身黑的打扮有些阴沉,大脑再次混乱起来:“这样会不会比较毁氛围,不过我第一次见王耀也好像是这样子的,那时候他就……等等,弗朗西斯•波诺弗瓦,你想的也太多了吧。”他叹了口气,将敞开的柜门合了回去:“总感觉这样好像女孩子恋爱一样。”
尽管弗朗西斯看起来总是有...

禁止相爱4

必须要联系王耀,必须要听到他的声音……
但只有电话是远远不够的。我给王耀拨打的电话无一接通,他可能是正在与编辑交谈,所以设置了静音,但也有可能是他已经落入谁的手中。
我不敢想像,我开始对未来感到恐惧。我甚至来不及考虑我的打扮有多可笑就离开了家。在把自己塞进车的驾驶位后,我便放弃了遵守法规的念头。闯红灯,逆行,以及违规停放车辆,这些我没来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都在这短暂的车程中做到了。但没什么是不值得的。透过店铺的窗户,我看到了王耀,我怕来不及,又像他拨出一通电话,这一次他注意到了。我没有迟到,我庆幸着。
但随机我才意识到那是多么错误的庆幸,我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但王耀什么都不会知道。
——我看到了弗朗西...

听说王副教授家住了个金毛1-2

修改了段落顺序和部分设定,强行凑字数

01
应该怎么说呢。
我遇到王耀的时候,还以为他是和我差不多的学生,甚至比我更小。那时我正在买瓜子——我的教授不止一次地向我推荐校外那家盐炒瓜子摊——王耀的声音就从我身后冒了出来:“大爷,我又来啦!”其声音之蓬勃向上,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实在有点吓人。
他的身体套在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里,那种款式遍布世界各地的休闲裤宽宽松松地悬在他的胯上,浑身透着懒洋洋的颓废感,看上去应该是整日闲散没课的大三大四的学生。可即便如此,他的脸也不因糟糕的着装而逊色,黑色长发被他拢在耳后,金褐色的双眸在黄昏里闪闪发光。他长得不错,我想,尤其是他的眼睛。我忍不住盯着他,他也不感到被冒犯,...

欺诈传说3

“真是惊险……”弗朗西斯脱下他的上衣,朝王耀露出他后背上的伤口,“不过我觉得应该还不算严重吧?”他等待了少许,见王耀没有回复,只好重新捡起衣服套了回去,转身凑到王耀那一边:“你怎么了?一句话也不说,看起来阴沉沉的。”
王耀坐在废弃的台阶旁,口气听上去有些虚弱:“你不是亚瑟派来的人吧,是堕天使还是什么魔物?否则瓦修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。”
“怎么可能啊,”弗朗西斯眨眨眼,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,“我确实就是亚瑟派来的啊,除了他,还有谁会告诉我水晶的事情。而且要不是我,你刚才会被瓦修那招烫伤的,如果毁容了可就糟了。”
“瓦修他根本没打算伤害我,他的目标是你,他攻击的方向也是……”
“你真的是这么觉得?”弗朗西...

不幸8

“阿尔弗雷德•F•琼斯!你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!”弗朗西斯摁着阿尔弗雷德的后颈压在桌面,如果不是因为扼喉不会气任何作用,他一定会把阿尔弗雷德掐死。弗朗西斯以为入侵者可能是德国人,就算是意大利人也算是在意料之内,然而当他第一时间赶到后,他只想朝阿尔弗雷德的脸上狠狠扇几个巴掌。
“嗨,别这么冲动,”阿尔弗雷德意味不明地笑了几声,“眼镜会压坏的。”
“你……”弗朗西斯还想多骂几句,却还是努力将那些毫无意义的废话吞回了腹中,放开了阿尔弗雷德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“嗯……猜猜看?”阿尔弗雷德脱下身上的皮衣,将《联合国家宣言》的内容在弗朗西斯眼前抖了抖,“‘它可以像英国一样充分利用美国巨大的工业资源’*……...

不幸7.5

枪声击碎了长夜的静谧,警报骤然响起,将酣睡的士兵从梦境中狠狠拽醒。探射灯与人们的身影交织在一起,只留下毫无意义的光芒。
如同酝酿已久的报复般,入侵者没有任何提前的告知,拒绝任何战时安全检查,握着一把漆黑如夜的手枪,闯入了弗朗西斯的办公室。走廊里回荡着他的脚步,那把作恶的手枪正被他恶意把玩着,仿佛一切不过是一场趣味平平的恶作剧。他走到弗朗西斯的办公室前,用惯用的计量撬开精密的锁器。没有人比他对这种事情更熟悉了,只有殖民地出身的他才能如此熟练地做出这些下滥的勾当。
阿尔弗雷德——这位入侵者坐到了弗朗西斯的位置上,肆意地翻动着桌案上的文件。他对自由法国的机密文件毫无兴趣,他真正翻寻的,不过是一张再普通不...

不幸7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弗朗西斯伸手抵住亚瑟的胸膛,眼底露出无法掩饰的防备。
在此之前的种种温情在此刻粉碎,亚瑟换上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表情,满不在乎地回答:“看看你醒了没有。”
亚瑟坐回原处,却握住弗朗西斯抵抗的那只手。他的手指是凉的,手心却相当温暖。弗朗西斯也不制止亚瑟,在漫长的凝视之后,他抽回了手,指尖上还粘着亚瑟的体温。
“我以为你不会来了,”他盯着指尖开口,“你总是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。”
“你是不是觉得心里不平衡?”亚瑟笑了笑,“我只是在和他协商一些东西,不,其实有很多。要说服他参战是件困难的事情……”
“我没有不平衡,”弗朗西斯打断了他,“不过……阿尔弗雷德也不会让你好过多少吧。”
“那不正好是你希望...

  1/7  
肝不动任何东西,懒如明老板
也许有一天会亲自操刀…